热点: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欣赏 > 经典美文

无名指上的枷锁

发布时间:2017-07-26 06:26:59  作者:不详 发布者:admin_hys  浏览点击:
七 彩作 文网, 中小学原创 文 章 发 表园 地 www. 7czw. com 采 集 必究!

  我所有的愿望,只不过是在你的无名指上,套上爱的枷锁。

——题记。

有一个小镇,不古老但民风古朴,在小镇上有一颗大榕树,树上常年挂满红色的信条。那年,妈妈拉着我的手从树下走过。

“记得我说过的那棵大榕树吗?”我抬头看着比我高出一个头的峰,“那里,我想回去一次。”

峰宠溺的揉揉我额前的刘海儿,“想回去就回去吧。要我陪你去吗?”

那年,我十五岁,记忆中,翔是在那个夏天来到小镇的,他从一辆黑色的轿车里被扔了出来,还有他的行李。那天我刚好在大榕树下与朋友一起挂信条,第一眼看到的翔是那样的无助,他躺在地上,像死了一样。于是,我重新写了一条,挂了上去。

翔是一个干净的男子,他笑起来很好看,严肃起来的时候就像一个小老头,他会拉着我的手在漆黑的河边上找寻萤火虫,他会陪着我一起爬上小镇边上的山,然后在山上大喊着“宜兰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”他会在生气的时候使劲的捏紧我的手,告诉我,他很生气,而他生气的原因仅仅只是我不小心碰了头、摔了跤。他会在楼下乖乖的等着我,然后骑着自行车载我上学,他会唱歌给我听,声音干净得好像没有一丝杂质,他会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前,说他的心只为我跳。我在他的心里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任性、迷糊。他总会摸着我额前齐齐的刘海儿说,“宜兰,你好傻。”其实,我很喜欢这样的日子,被他宠着的日子。

我们商量过,上完高中,我们要考上同一所大学,等到我们上大学的时候,就把我们交往的事情告诉我亲爱的老妈,然后领到毕业证的那天,我们就去领结婚证。可是,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太过遥远,如果可以,我真希望时间不走。

2009年的夏天,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。我和翔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我们忐忑的站在了我家房前,我们决定要把我们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妈妈。我让翔在外面等我,我先进去,翔温柔的揉揉我的头发说,“去吧,我在这等你。”我满脸挂着微笑,慢慢推开了门。

“你马上跟他分手,我不允许你们在一起。立刻分手。”听到我说我跟翔在一起,妈妈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。我问她为什么?

“他妈是个妓女,他妈跟他爸结婚的时候就怀了他了,他连他爸爸都不知道是谁,几年前,他就是被他那个所谓的爸爸丢到这来的,他妈也得病死了,他就是个杂种,我不会允许你跟他在一起的。”妈妈当时的脸狰狞得有些让我害怕,一直温柔的她,嘴里怎么会出现这样伤人的话?我想到,翔就在门外,他一定听到了。

当我急急的拉开门,翔已经不见了。

后来,翔住院了,那是我在房间发呆的时候,听到隔壁家的人说的,她说,那个叫林翔的也真是可怜,妈也死了,爸爸又不知道是谁,外婆也走了,现在自己又得了这么个病。而那时,我已经被妈妈关在家里一个月了。我闹过、哭过,也求过。可是,妈妈只说了一句:“你要去见他,我马上死给你看。”

我还是趁着妈妈不注意从家里跑了出去,下意识的我去了翔的家,空无一人的屋子和上了锁的门将我弄得无措,旁边的邻居说,林翔在中心医院,都已经住了一个月了,怕是活不了多久了。说完还摇着头,这一家人不知道造了什么孽,就这样一个都不剩了。林婆婆那么好的一个人,也这样去了。

我往中心医院赶去,脑海中只有翔,可是当我在中心医院的大门口停下的那一刻,我知道,我再也见不到林了。妈妈就站在大门口冷冷的看着我,她的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小刀,她说了一句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话。“现在你选择,要么你进去看他,要么我死给你看。”说完在自己的手腕处划了下去。看到鲜血的那一刻,我知道我妥协了。

直到所有的东西都搬上了大卡车,我才意识到,我真的再也见不到翔了。搬家的车就这样从小镇开了出来,我扯着妈妈的手臂求她,在大榕树下停一停,我想再看一眼。妈妈勉强的点点头。

我飞快的蹦下了车,随后爬上了大榕树。我要去寻找当年我写下的信条,还有翔曾经为我写的那张信条。他说,“宜兰,这上面写着我的愿望,等到我们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天,我就拿下来给你看。”可是,翔,我等不到那一天了。

我的信条上写着“他看上去很难过,以后我想照顾他。”而他的信条上写着,“宜兰,我所有的愿望,只不过是在你的无名指上戴上我们的结婚戒指。”那一刻,本已经流不出眼泪的眼睛,还是流出了淡淡的泪。翔,从此,你便给我戴上了爱的枷锁,我要怎么解开,又怎么能够解开......

峰是个懂我的人,他也是妈妈喜欢的那种人,他会像翔一样揉着我的头发,他会像翔一样让着我,他会陪着我一起哭一起笑,他会把他的肩膀借给我靠。他会说,我们一起去看翔......

那天,瞒着妈妈我和峰一起回到了小镇,小镇还是那么古朴,大榕树上还是挂满了信条,新的、旧的。只是我看到,在离大榕树不远的草地里多了一座坟,记忆里三年前那里并没有坟头的。拉着峰,我紧张的向那座孤单的坟头走了过去。

坟并不算新,可能是没有人打扫便显得破败不堪。我看到上面写着“林翔”,简简单单的两个字。心一下子凉了,抱着峰,久久不肯放开,眼泪顺着脸颊打湿了峰的衣服。其实我早该知道的,其实我早就知道的,我知道,从医院离开的那一刻,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翔,你知道吗,当我戴上我和峰的结婚戒指的时候,我就在想,你在天堂会不会祝福我们?也许你是恨我的吧!

七 彩作 文网, 中小学原创 文 章 发 表园 地 www. 7czw. com 采 集 必究!
作文批改老师:

学生投稿作文

作文库相关链接